主管: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  主办: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
水与中国
当前位置:主页> 史海钩沉 >

大发快三APP

作者:姚景强 发布日期:2019-03-26 10:43

   “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万仞……”这是著名寓言故事《愚公移山》里所描写的境况。河南省济源市地处太行、王屋山区,素有“愚公故乡”之称。在愚公故乡,有一条人工天河,名曰引沁济蟒渠。那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,济源县(今济源市)、孟县(今孟州市)两县人民自力更生,发扬愚公移山精神,战天斗地的伟大创举。引沁总干渠从1965年12月一期工程开工至1975年一期扩建工程竣工,整整奋斗了10年时间。这条人工天河,是继林县(今林州市)红旗渠之后创建的又一个大型灌溉工程,是河南省山区水利发展史上又一伟大丰碑。它像一条彩带,镶嵌在太行、王屋山腰,又似一条长龙,横卧于太行、王屋山麓。就是这条人工天河,穿山越涧,绵延120多公里,解决了济、孟两县40多万亩农田的灌溉问题,对改变济、孟两县的农业生产面貌,起到了巨大作用。
相互学习结良缘
  引沁济蟒渠与红旗渠有缘。红旗渠最初叫作“引漳入林工程”;引沁济蟒渠兴建之初叫“引沁工程”,一期工程竣工前,济源向新乡地区征求引沁工程命名事宜,地区一位领导同志说:“治理蟒河闻名全国,灌区主要属蟒河流域,就叫‘引沁济蟒’吧。”从此,引沁济蟒渠和红旗渠一样,叫响全国。那么,济源与林县相距数百里,虽说当时同属新乡地区所辖,两条渠又有什么关系呢?
  引沁济蟒渠与红旗渠的关系,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。当时,林县的自然条件与济源有相似之处:同属太行山区,干旱缺水是制约农业生产的主要矛盾。1957年至1958年,济源综合治理蟒河的经验在全国推广时,林县的领导对济源的经验非常重视,除了随同有关方面组织的参观团前来考察学习外,还单独组织参观团来济源探讨蟒河治理经验。仅1957年11月,济源就接待了来自林县的三个参观团,他们向济源赠送的锦旗题字分别为“以愚公移山的劲头大兴农田水利”“全面规划综合治理的好榜样”“以气吞山河之势战胜穷山恶水”。
  林县人到济源参观学习后,很快修了一条“英雄渠”,后来才又搞了“引漳入林工程”——红旗渠。济源治理蟒河的经验首先在林县开花结果了。
  其实,林县红旗渠和济源引沁济蟒工程,在项目申报时间上也曾不谋而合,都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。当时,由于国家正处在困难时期,新乡地区原则上不同意兴建大规模水利工程,济源的引沁济蟒工程因此被搁置,而林县的“引漳入林工程”却悄然上马了。1965年4月19日,林县红旗渠举行通水典礼仪式,济源县委副书记、县长张性勇带着各公社党委书记和有关局委的负责人组成参观团,前往林县表示祝贺并参观学习。同年秋天,由县委常委、副书记王振邦带领济源平原地区各公社党委副书记组成的参观团,再次前往林县参观学习。从那时起,济源人再次萌发了“引沁济蟒”的念头。
引沁济蟒工程的缘起
  沁者,乃沁河也。沁河是黄河的一大支流,发源于山西省,流经沁源、沁水、阳城、晋城,穿越太行峡谷在济源市五龙口进入下游平原注入黄河。沁河水量充足,是修建引沁济蟒渠的前提条件。
  历史上,济源由于缺水,贫苦农民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:“山岭和尚头,沟里没水流,季季种庄稼,年年没有收,四处去逃荒,苦难没尽头。”人们幻想着有朝一日蟒河造福,沁水上山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同属蟒河流域的济源和孟县,虽然携手并肩于1953年开始了对蟒河的综合治理,但是灌溉面积有限。1965年,济、孟两县又是久旱无雨。面对旱情,新乡地区号召水利工作重点由平原转向山区。在林县红旗渠精神鼓舞下,于7月中旬召开的济源县第二次党代会上形成决议:决定在1965年年底,“引沁工程”正式开工!
  就在济源县人民准备修建引沁工程的同时,孟县也在寻找水源。1966年5月,济源引沁济蟒总干渠一期工程接近尾声。孟县的决策者们从济源县人民劈山引水的事迹中受到鼓舞,萌发了将济源引沁总干渠一期工程加大,延伸到孟县岭区的设想。5月10日,孟县县委召开常委扩大会,对引沁入孟设想进行专题研究并报新乡地委。同年6月,新乡地委研究决定将引沁渠水送至孟县,并将引沁济蟒工程计划灌溉10万亩增加为40万亩。从1966年8月10日开始,济、孟两县人民团结协作,共同谱写着治山治水的新篇章。
引沁工程的施工组织和引沁人的战斗风貌
  引沁济蟒总干渠从1965年12月动工到1975年12月竣工,整个工程分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从1965年12月到1966年7月一期工程竣工,完成渠首至蟒河口30.35公里总干渠建设任务,由济源人民单独承建;第二阶段孟县加盟,由济、孟两县共同承建,于1966年8月动工,1969年6月竣工,完成了从蟒河口至孟县槐树口82.77公里的总干渠任务;第三阶段由引沁局组织济、孟两县施工,从1970年11月动工到1975年12月竣工,主要是对一期工程进行扩建,从而使总干渠通水能力由8立方米每秒增至23立方米每秒。
  一期工程动工前,在济源县委的统一领导下,组成引沁工程指挥部,建立了以县委书记侯树堂为首的强有力的10人领导班子。县委常委、副书记王振邦,县委委员、副县长李传清,县粮食局局长侯守善等副指挥长常住工地,并从县直单位抽调79名在职干部,作为指挥部下设一室四股的主要领导或工作人员。参加施工的各公社均设立了3~5人的营部,设营长、教导员各1名,党委书记和社长分别任营长、教导员。农民工以大队为单位,人少的几个村联合,组成连、排、班、组,由大队党支部书记或大队长任专职领导。1965年11月20日,济源县8个公社,266个大队的6000名农民工组成会战大军开赴太行山腹地,摆开了修建引沁工程的战场。经过7个月艰苦奋斗,完成紫柏滩至蟒河口30.35公里的引沁总干渠一期工程建设任务,通水能力为8立方米每秒。1966年7月12日,万余名干部群众在蟒河口召开引沁济蟒总干渠一期工程通水典礼。中共河南省委候补书记、河南省副省长王维群参加了通水典礼并讲了话。他说:“引沁济蟒工程是我省继‘引漳入林’之后的又一伟大胜利,也是我省人民向自然开战,自力更生,艰苦创业,多快好省地发展山区水利建设事业的又一面鲜艳红旗。”引沁总干渠一期工程的竣工,给济源人民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和信心,也给与济源毗邻的孟县的决策者们以启示。经新乡地区批准,济、孟两县商议,决定齐心协力,团结治水,共同承担引沁总干渠二期工程建设任务,让沁河水沿济源山区直达黄河北岸的孟县岭区,发展农业,解决人畜吃水问题。
  引沁工程最难最险的是第一期工程。要在高耸入云的太行山腰修一条“人工天河”,必须穿越太行山打一条隧道在山西阳城境内建闸引水。同时还要在悬崖绝壁上施工,闯过80多处险恶关卡。最险要的工段是“吓魂潭”。崖下有一块古碑,描述了它的险恶:“上依绝壁,下临深渊,行其上者,如飞鸟游空。仰视则身迹高挂于峰外,俯察则人影倒悬在空中,心惊目眩,往往魂销,此吓魂所由名也。”千名农民工腰系大绳凌空作业,靠鸡蛋粗的大绳爬上攀下,打钎放炮。农民工们风趣地说:“一天三次上下工,大路就是一条绳。”经过两个月的战斗,终于打通了500余米长的隧洞,在崖帮上凿开了1500米明渠,使总干渠在“吓魂潭”“腾空”而过。然而,当“吓魂潭”施工即将竣工时,发现离工作面30多米高的山崖上有一块震裂了的险石,大如一座房,如不除掉它,掉下来就要毁渠伤人;若要除掉它,必须爬上斧劈刀削般的悬崖峭壁,才能破除。共产党员宋玉温,勇敢地担负起排除险石的任务。他背负炸药,一步一步艰难地攀爬了一个多小时,眼看就要接近险石了,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光溜溜的马牙石。想绕绕不过,想爬爬不上。他抬头望天,天在旋转;低头看水,水在滚翻。就在这时,他听到下边的人高声朗读毛主席语录: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”这声音给宋玉温增添了无穷的勇气。他吸足了一口气,脚趾紧蹬着石缝,探身抓住崖缝里长的羊胡草,一纵身越过了马牙石,到了险石跟前。他从容地选好炮位,放好炸药包,点燃了特制的导火线,然后迅速地离开了险境,接着就是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,险石在滚滚的浓烟中落入崖下的深潭。宋玉温先后13次排除各种险情,被誉为“除险英雄”。
  在“引沁”工程工地上,像宋玉温这样的英雄不胜枚举。开凿“英武洞”时,济源县人武部干部王国定在处理“瞎炮”时,面对着正在刺刺冒烟的炮眼,毫不犹豫冲上去,拔掉了导火线,避免了一场严重事故。在开凿“曙光洞”的过程中,女农民工卫玉荣为了抢时间、赶进度,每次放炮后,提起风筒就往里冲。有一次,浓烟把她呛倒在地,醒过来后,头晕站不起来,她就爬着前进,继续把风筒送到洞底,及时排除浓烟,保证了施工顺利进行。女农民工牛淑清在苦练打锤掌钎过程中,手指甲被砸掉了,不叫一声苦,不喊一声痛,经医生一包扎,就又投入了战斗。二期工程中,修建“东方红”渡槽时,隆冬腊月挖基坑,地下水越来越大。因没抽水机,农民工教导员郭俊就带领大家用脸盆、水桶、水斗戽水。水下有很多大顽石,撬不动也抬不出,就开“诸葛亮”会,根据水下爆破经验,把普通炸药装在瓷罐里,塞在顽石下,把一块块顽石崩上了天。
引沁济蟒工程的物资供应
  引沁济蟒工程属民办公助性质,而且是在我国三年自然灾害过后经济条件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开工的。总干渠一期工程开工前夕,济源县委发出通知:引沁工程施工,必须依靠群众,自力更生,克服困难。要求每3个农民工带1个铁锨、2个尖镢或洋镐、1根抬杠、3只箩头或筐;每个作战单位(大队)要根据自己的任务和人员多少,带足大锤、炮钎、撬杠、手锤、铁绳、大绳、平板车等。这些工具,一律自带、自管、自用,损坏由工地负责修配,磨损折旧由生产队给予一定的工分补助;每个施工单位还要配备铁匠、烘炉、木工、保健员和全套炊事用具等。通知规定,各大队要以生产队为单位,把每个农民工所需粮、菜、钱,在分配时扣除下来,集体保管,分期送到工地。农民工上工时先带30公斤米、面等成品粮,1公斤盐、2元钱以及过冬的棉衣、棉被等,工地每人每月补助15公斤粮,0.05公斤油。同时还要求所有去工地的农民工必须做到三带,即自带口粮、自带工具、自带“毛选”。在整个施工过程中,除了购买一些钢材、雷管等必须购买的物资外,其余大部分工具和物资均由农民工自备或自制。施工过程中,共建石灰窑77个,日产4吨的炸药厂两个。还先后建成了日产15吨和日产20吨的两个水泥厂,专为引沁工地生产水泥。
  引沁总干渠是在半山腰或沟壑纵横的荒僻丘陵地施工,物资供应运输十分困难。一期工程是在沁河峡谷施工,山高无路,大部分物料需要背扛肩挑;而二期工程孟县工段,石沙运距长达40~50公里,施工中的第一次盘运,主要靠生产队与农民工筹集的马车和近万辆平板车运输。第二次盘运主要靠农民工背扛肩挑。为了节约投资,广大农民工十分注意就地取材、“以土代洋”。济源农民工在新愚公渡槽施工中,拱胎是用土石堆砌的,节约了大量的木材。孟县吉利公社在开凿雁门隧洞中,没用一两炸药,硬是一钎一锤凿通了530米长的隧洞。缑村公社在修建红卫坝坝下涵洞时,自编草垫在施工场地搭起大棚,在棚内生火升温,并用温水搅拌水泥解决冬季施工的防冻问题,节约了大量资金。在施工过程中,整个工地还广泛开展了劳动竞赛和评比活动,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。
引沁济蟒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
  经过10年艰苦奋战,终于建成了总干渠长达120公里、可通水23立方米每秒的引沁济蟒渠。这条“人工天河”雄伟壮观,气势磅礴,干、支、斗渠总长近2000公里,蛛网似的把蟒河流域200多座水库、水池,50多处提灌站,上万个小型水利设施,像银线串珠一样串联起来,使原来分散的“满天星”变成了“葡萄串”,灌区面积达40万亩。百里灌区,呈现出了山清水秀、林茂粮丰的新面貌。同时,还解决了山区13万人的饮水困难。在保证灌溉和人畜饮水的同时,总干渠上游还建起两座水电站,为国家增加了能源。
  引沁济蟒这条人工天河,还是一条亮丽的风景线。它似巨龙横卧太行、王屋山腰和北邙岭脊。顺流而下,百里干渠风光如画。渠首依山而建,水闸矗立,无坝引水,堪称一绝。沿渠南下数公里为瓮河水利枢纽所在地。四周万仞壁立,唯一狭小出水口,水瀑飞流直下,声如雷,形似雪,若有阳光照于其上,峡谷彩虹,更为壮美。引沁总干渠上最长的渡槽——新愚公渡槽,长648米,高15米,跨于太行、王屋两山之间。槽身之下,42个桥孔如42面明镜,一孔一景,映现着四季的变化。东方红渡槽——引沁渠上最高的渡槽,长407米,高50.5米,远视如彩虹飞架高山峡谷之间,精巧玲珑;近视如蛟龙腾空,气势壮观。渡槽南有一百步石阶直通槽顶,状若天梯;北端有一石刻楹联,观之令人振奋:“朝朝暮暮护渡槽何惧辛苦,年年季季看丰收几多甘甜。”
  站在渡槽上,远眺渠水穿山出谷,逶迤南下,披千山秀色,扬一路清波,浩浩荡荡,奔腾不息,尤为壮观。干、支、斗渠纵横交错,密如蛛网;水库水池星罗棋布,鱼跃鸟欢……壮哉,美丽的沁渠风光!■
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 
【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】——方法一:打开微信直接“扫一扫”图上的二维码即可。方法二:打开微信,并点击“通讯录”并点击右“公众号”选项;在“公众号”页面里面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号选项;在“查找公众号”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“水与中国杂志”,并点击“搜索”按钮;在“搜索”结果里选择第一个,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,点击关注“进入公众号”即可。
【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?】——进入“通讯录”页面后,点击“公众号”;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。
来源: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:李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