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管: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  主办: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
水与中国
当前位置:主页> 史海钩沉 >

彩票88

作者:赖晨 发布日期:2019-03-07 16:46

 獾、鼠都是喜欢在黄河两岸堤坝上打洞、穴居的害堤动物。历史上黄河决口,半数原因在于獾、鼠洞穴形成的漏洞。由于獾、鼠洞穴危害的严重性,清代河务机构曾在沿堤分段设置有专职的“獾兵”,常年捕捉獾、鼠,消除堤防隐患。
獾、鼠的习性
  獾也称为猪獾,体长约50厘米,尾长约10厘米,身体粗胖,成年獾体重约15公斤;腿比较短,前蹄宽、短、爪长,后蹄窄、长、爪短,形似小孩的脚丫,所以其也被俗称为“人脚獾”。
  獾的前爪长约6厘米,善掏挖洞穴,一夜可以挖七八米,速度惊人。獾在掏挖洞穴时,前爪挖,后蹄刨,屁股推。獾视觉一般,但听觉、嗅觉灵敏,凭借灵敏的听觉和嗅觉,它既可以较快地发现猎物,又能实时地辨别险情,藏匿或者逃遁。
  獾生性胆怯,疑心很大,特别狡猾,只要发现洞前有天敌活动的迹象,会长时间藏匿不再出入,所以比较难捕捉。
  獾是肉食性动物,食性又较杂,几乎捕到什么吃什么,其中主要以老鼠、青蛙、蛇、刺猬、昆虫等小动物为食;在动物食源不够充足的情况下,瓜果农作物、草根等也用于充饥。獾是游击性觅食,且喜欢吃新鲜食物,不吃死掉的动物,所以人们想以死烂动物为诱饵进行捕捉很难奏效。
  獾喜欢夜晚活动,昼伏夜出;其奔跑速度不算快,走动时脚尖着地重,脚跟着地轻,爪印相当突出,多走熟路,线路弯曲;獾会游泳,其生活环境中多有水源。獾有“狡兔三窟”的本领,一般有好几处住所,以一处为主,每处有几个洞口,通常只在一两个洞口出入,单口洞穴不会住獾,换言之,獾洞有支洞并分层,洞口隐蔽,且用土屯住。
  獾善冬眠,每年立冬至惊蛰期间,穴居洞内,不吃不喝,惊蛰后开始行动,此时其身体虚弱,行动迟缓,为尽快恢复体力,活动相当频繁。
  獾每年9—10月中旬交配,翌年4—5月生育,每窝产三四只崽儿,产仔后,为了恢复体力,觅食频繁,易被发现,是全窝捕捉的好时机。
  鼠通称老鼠,别称耗子,分布极广,繁殖力和适应性特别强。黄河下游堤防工程范围内主要分布有褐家鼠、大仓鼠、小家鼠、黑线姬鼠、黑线仓鼠、田鼠、鼢鼠(盲鼠、地羊、鼢猪)和麝鼠。
  鼠寿命一般为二三年,幼鼠2~4个月便情窦大开,一个月左右又产幼仔;每年生育五六胎,每胎4~7只,妊娠期短,发育迅速,导致其繁殖力十分旺盛,尽管有獾、狐、猫、鹰和人类的大量食杀,也难以将其驱除消灭。
  鼠多穴居于食物丰盛、地形地貌复杂多变、沟壑较多、杂草丛生处,且洞穴有数口门,易于逃遁。
  鼠生性敏锐、多猜疑、智商高、善攀登、会游泳,加上食性杂,对环境的适应性特别强,捕杀难度很大。
獾、鼠的活动规律
  黄河下游堤防,各地均有獾、鼠出没行踪,造成大量洞穴隐患、水沟、浪窝,不同之处是不同堤段獾和鼠的种群、数量不同,危害大小有差异。獾、鼠的活动有以下几个特点:
其一,在某一堤段范围,獾有反复出没、重复危害的情况。清代,在郑州、长垣、濮阳、兰考等堤段,连续多年遭受獾害,年年捕捉,屡捉不绝。堤身土质疏松、食物资源充足、地形地貌杂乱是老鼠择穴的先决条件,如兰考县南北庄堤段,堤根低洼,堤身下部土质潮湿,堤上鼠害明显增多。
  其二,獾洞在堤身的分布与其坡形、植被好坏以及近堤的生态环境有关。一般堤坡不平顺、备防石料堆放不齐整、堤身杂草杂树多、人迹罕至偏僻、近堤低洼有饮水、好隐蔽易逃遁的堤段,为獾提供了天然的生态环境,獾活动猖獗,洞穴隐患较多。獾洞多分布在堤坝坡中部。洞道处于设防水位以下,洞口位于背风朝阳的地方。
  堤身鼠洞一般分布在堤坝身中上部,洞穴要求土质疏松干燥,以利于其居住和存放粮食。堤根地势低洼,地下水位普遍较高,串沟、漫滩洪水及连绵降雨影响,增大了其积水的概率,会导致鼠洞上移;堤身中上部废弃土牛(土堆)、房台多,打场晒粮堆垛多,为便于觅食,老鼠则会就近挖洞居食。从堤段上划分,临村堤防、上堤路口,人畜活动频繁,鼠洞明显减少,人畜活动少的堤段则鼠洞较多。
  獾的个体数量有随鼠个体数量增减而变化的现象,这种现象可能与獾以鼠为主要食源之一有关。獾活动的堤段,鼠也表现猖獗,说明黄河大堤獾、鼠活动可能存在食与被食的依存关系。
獾、鼠的危害
  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。正如前文所述,据近代历史记载,黄河历次决口除堤身高度不足所发生的少量漫溢决口外,多数是洞穴隐患所造成的溃决,獾、鼠是造成大堤(坝)洞穴隐患的主要原因。据记载,清乾隆十六年(1751年)以来,沁河大堤因獾洞致决的达19次之多,决堤口门宽度20~30米不等,清代户部尚书给乾隆皇帝的奏折反映了黄(沁)河大堤獾、鼠猖獗和致决后的灾害情况:“鼠穿堤堰千百孔,黄水破堤淹九州……”
  具体而言,獾、鼠的危害主要有以下两种:
  其一,削弱堤身抗洪强度。獾洞具有一穴多洞、内部分层、埋藏深、洞道长、洞径大的特点。如在清嘉庆年间,开封大王潭堤段发现一处獾洞有30多个洞口,分布在长60米、宽15米的堤坡上,埋深5~7米,洞口直径为0.3~0.7米,一般横向伸入堤身5~15米,最长达26米。
  其二,引起大量的水沟浪窝。鼠为了觅食植物根茎,在堤表掏挖大量洞道,洞埋深0.1~0.2米,洞道在堤表形成土垄,其洞道垂直或平行于堤轴线,降雨极易在堤坡上集水汇流,形成水沟浪窝。如兰考县南北庄堤段,清道光年间发现一处鼢鼠洞,洞口位于背河堤肩以下3.5米处,埋深0.1~0.25米,走向弯曲至农田,洞总长约120米。据护堤人员观测,堤防水沟浪窝的形成除排水设施不完善、布局不合理外,主要是鼠洞所致。
  獾、鼠洞穴既有洞径、埋深及分布部位的不同点,又有群居、狡猾、一穴多口、内部分层、主支有别、功能各异、洞穴分布面积大(獾洞穴1~150平方米,鼠洞穴1~140平方米)的共性,加之獾、鼠洞穴有竖直天窗或运粮通道,这些洞道是集中汇流侵蚀、淘刷堤(坝)身土体,最终造成水沟浪窝的主要原因。特别是当竖向通道位于堤肩、戗顶或坝顶的挡水子堰以内时,情况更为严重。
  由于獾洞埋藏深、洞径大,大面积的洞穴隐患出现在堤(坝)坡、堤(坝)顶备防石处,会加剧堤坝体应力分布的不均匀状况,在雨水渗透力和其他机械力作用下,洞顶土压力会很快达到极限状态以致失稳破坏,造成堤防坝岸坍塌蛰陷险情。
清代河道治理技术
  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,清代在河道治理的技术措施方面,得到了一定的发展,已能很熟练地使用“裁弯取直”“塞支强干”“束狭河床”“疏浚河道”“护岸”等多种河道治理措施。
  在疏浚方面,已经有了方船、活闸、刮板、戽斗、铁铲、铁?、布兜、竹筐、杏叶杓、铁簸箕、五齿铁耙、铁杵、木夯、石硪、云梯等一二十种工具。
  在堤坝方面,除了过去已用的遥、缕、格、月四堤外,又大量使用了挑水坝、顺水坝、透水坝(竹络坝、编篱)、减水坝、滚水坝。同时,根据形状、作用、建筑材料的不同,又把坝分成43种,埽分成39种,每种都有其专门的用途。
  在开挖引河的时候,对河头、河尾位置的选择,如何利用挑水坝、节水坝调节引河的流量,如何使引河的河身直、河底平,开挖顺序、施工导流工程及放水后应注意的事项,均有具体的规章制度。
  在护岸、堵口方面也有系统的经验,都能针对不同的情况,采用不同的措施。
  在防止堤工“走漏”方面有所谓截堵、内堵、外堵、内外齐堵等方法,平时对獾洞、鼠穴、浪窝、蛰陷也十分注意。
堡夫与河兵
  明朝护堤人员主要为铺夫。万恭认为“有堤无夫与无堤同”,并规定“每里十人以防”,建立了“三里一铺,四铺一老人巡视”的护堤组织:“每三里设铺一座,每铺夫三十名,计夫分守堤一十八丈,每两夫守堤一段”;并规定“近堤乡村,每铺各添派夫十名,水发上堤,与铺夫并力协守,水落即省放回家,量时去留不妨农业”。
  上述两种铺夫,一种为长期固定防汛队伍,另一种是临时防汛队伍。这种长期固定与临时性相结合的黄河防汛组织,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。
  清承明制,护堤人员主要有堡夫和河兵,而獾兵是河兵的一个兵种。清代沿堤每两里盖堡房一座,常年驻守堡夫二名,负责修守堤岸。清顺治十六年(1659年),河南共从250公里内73州县征河夫15762名,每名做工3个月;250公里以外35州县征河夫11061名,以银顶工,每名征银3两;临河26州县编佥堡夫1157名,常年看守堤、坝、船、厂。在乾隆年间,清政府规定堡夫须携眷属常住在堡房内。
  清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河道总督靳辅以为“河工所用之民夫各有生业,不能责以常年居工,不如改募河兵,勒以军法较为着实”,遂建立河营。从此黄河有了固定的武装队伍。共成立河兵20营,统驻徐州以下,河南未设河营。清雍正二年(1724年)增设副河道总督,驻武陟,专管河南河务,始由江南省拨河兵1000名来河南与堡夫、民夫一起修守河防。
  河兵常年修守黄河,既是河防修守保卫的武装士兵,又是参加防汛抢险、扦桩下埽的技术人员,是率领民工防汛抢险、修堤筑坝的技术骨干。
  清雍正五年(1727年)从豫省两岸堡夫拨充河兵,江南河兵发回原汛,于是河南建立起自己的河营,并专设千总1员、把总4员,分派驻守两岸堤防。以后北岸设立怀河营、南岸设立豫河营,武职人员配备逐渐齐全。遇有堵筑决口、修筑堤防工程仍从各县征夫,动员人数数万或数十万,依工程规模大小而定。
獾兵的猎杀技术
  清乾隆五年(1740年),河务机构在每汛设獾兵两名,专职捕獾、鼠等害堤动物。清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张湾决口后,又专拨土地种粮养猎狗捕獾。
  后因专职獾兵不如发动沿河民众猎捕收获明显,獾兵至清中后期渐被民众代替。河务机构规定:在大堤两旁各2里内,捕獾1头,奖小麦5斤;在堤身捕地鼠1只,奖小麦1斤。捕获后,截蹄交验发奖,兽肉兽皮一律归捕捉者所有。
  獾兵多招募自沿河农民,他们熟知害堤动物习性及活动规律,采取各种办法捕捉。
  其一,捕獾方法主要有踩夹夹撞法、开挖捕捉法、烟熏网捕法、铳击法。
  一是踩夹夹撞法。踩夹形如鼠夹,但比鼠夹大,是捕獾的好工具,这种工具简便实用,操作方便,不用诱饵,易于伪装,效果良好。它由半径为15厘米的两个半圆形夹丝、四段弹簧、踏板和保险等部件组成,夹丝是夹獾的主体,弹簧提供动力,踏板是制动机关,保险可防獾挣脱逃跑。夹子布置在獾洞口前或进出路径上,只要獾踩住踏板,触动机关,夹子会迅速合拢,夹捕猎物;夹子用铅丝系在铁棍上,铁棍深插土中起保险作用,以免獾将夹子带走。踩夹机关灵敏,放置时应十分小心,放好后应经常查看,以免误伤人畜。
  二是开挖捕捉法。在洞口撒浮土,查蹄印,判断獾是否已进洞。若已探明獾在洞中,先用捕网、粪叉或铁丝笼将洞口围好,然后可结合开挖翻填洞穴捕捉。
  该法主要有两种:一种是顺洞开挖,逐节逼近,直至捕住。该法进度慢,耗时长,适用于洞道短、埋深浅的洞穴。另一种是竖井拦截,先探明洞道走向,然后在洞顶开挖井径0.7~0.8米的竖井;若洞道长,转弯多,可多段同时进行,逐渐逼近,当挖至獾藏身处时,采用人工网捕、叉扎捕杀或放猎犬捕捉。此法进度快,效率高,适用于洞道长、埋藏深的洞穴。开挖捕捉法尽管用人多、耗时长,需要日夜不停地开挖,但结合了翻填洞穴,随挖随填,层土层夯,恢复了大堤原状,而且成功率又较高,所以在黄河上得到了较广泛的应用。
  三是烟熏网捕法。探明獾在洞中时,只留其中一个洞口,其余封堵,可在洞口布下捕网,然后在洞内点燃蘸油的布棉、辣椒、硫黄和秸秆等易燃物,产生的有害气体可熏杀獾于洞中或布下捕网捉拿。该法适用于洞道浅短的简单洞穴。
  四是铳击法。在獾洞口附近挖掩体,猎人藏入加以伪装,月夜待机将獾射杀。此法简便易行,适用于獾频繁出没的情况。
  其二,捕杀鼠的方法。捕捉鼠比较容易,一般用千斤坠签扎法,或利用其怕风屯门的习性,抄后路挖出,人工捕捉成功率很高。■
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 
【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】——方法一:打开微信直接“扫一扫”图上的二维码即可。方法二:打开微信,并点击“通讯录”并点击右“公众号”选项;在“公众号”页面里面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号选项;在“查找公众号”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“水与中国杂志”,并点击“搜索”按钮;在“搜索”结果里选择第一个,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,点击关注“进入公众号”即可。
【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?】——进入“通讯录”页面后,点击“公众号”;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。
来源: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:李楠